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还珠格格第三部情色特別篇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本帖最后由 cornho2006 于 2014-5-11 12:18 编辑

《还珠格格》第三部 (情色特別篇) 上

http://www.jkforum.net/thread-4612018-1-1.html

第八章:十二阿哥与小鸽子

日子过得很快,这天柳家兄妹已经把小鸽子给接了回来。小燕子也长高了,变漂亮了,胸前的肉峰也可以微微的显露出来了。

漱芳斋的花园里。

小燕子和紫薇正在拿着一本春宫图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只见图上一个男人四肢分开,正在分压着一个也同时四肢分开的女人。

“这个姿势有个名称,叫‘双燕齐飞’。”紫薇指着图告诉小燕子。

“什么什么?这个样子分明是母燕子在驮着公燕子飞嘛!哪里来的什么‘双燕齐飞’?简直就是‘母燕驮飞’!”

“小燕子,这个姿势很适合你和五阿哥永祺呢!”紫薇笑道。

“你在胡说什么?永祺和我不适合这个姿势,倒是尔康和我比较适合这个姿势了啦!”小燕子笑道。

“小燕子,你要是打我们家尔康的主意,我就不再是你的好姐妹了!”紫薇有点生气的说道。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我并沒有在打尔康的主意嘛!”

“真的吗?”

“真的!君子一言……”小燕子还说完,身后一个人却接了过去。

“君子一言,八马难追。外加九个香炉!”

“呀!是你!小鸽子!”紫薇和小燕子都感到很惊喜、也很意外呢。

小鸽子此时也很激动:“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我真的好想念你们呢!我还以为小鸽子再也见不到两个姐姐了呢!”

“哪会哪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们现在不就已经见面了嘛?”小燕子笑嘻嘻的说着。

这时,站在门外的尔康和永祺笑着说道:“我们把小鸽子送来了,现在皇上召见我们。我们得走了。”说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出了漱芳斋。

紫薇和小燕子点点头,将小鸽子领到屋中说话。

再说尔康和五阿哥永祺。两个人出了漱芳斋,便急急忙忙的赶往皇上的御花园。

“永祺哥哥!尔康哥哥!”

两个人听到身后有人叫,所以都停住脚步回身看。

“原来是十二阿哥。”尔康拱手道。

“你们到哪里去呀?”

“皇阿玛要召见我们。”永祺回答说:“我们不能耽误,得快些走了。你有空就到漱芳斋陪陪两个姐姐吧!对了,漱芳斋今天来了一个小鸽子,和你年岁差不多。你这回可有玩伴儿了!”

说完,尔康和永祺急忙跑远了。

十二阿哥这时也转身向漱芳斋走去。漱芳斋中,小燕子和紫薇正在给小鸽子洗澡。

“小鸽子,这一路上你也是辛苦了。来先洗个澡!”小燕子招唿着。

“哦!”小鸽子这时候已经脱光了所有的衣服,站在一边了。

“来!让紫薇姐姐给你擦背。”说着,紫薇便拿起毛巾给小鸽子擦起背来。

“那么,你小燕子姐姐就给你擦洗前面吧!”小燕子也忙起来,用毛巾清洗着小鸽子那瘦小而柔嫩的胸脯:“小鸽子,再过几年,你也会成为一个大姑娘的啦!”

“……那……那是不是成为大姑娘就可以被男人抱啦?”小鸽子问。

紫薇和小燕子大笑:“这小妮子!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开始想男人了?”

“不是不是,不是的!”小鸽子有些着急:“是这样的!柳青哥哥和柳红姐姐接我来京城的路上,我就看到他们一直的搂在一起,还说什么奶子、屁股、穴穴的事情,小鸽子不是很明白呢!”

“他们还做了什么?你看见了吗?”小燕子一下子来了精神。

“有哇!”小鸽子点点头说:“每天晚上我都看见柳青哥哥在和柳红姐姐在一起不穿衣服练功。我怕惊吓他们,怕他们走火入魔,所以沒有惊动他们。”

“原来是这样。”紫薇也笑了:“原来柳家兄妹比我们想像的要风流多了!是不是?小燕子。”

“是……也许吧……”小燕子神神秘秘的。

……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趴在窗户外的十二阿哥听到,连小鸽子洗澡的过程也被十二阿哥看到。想必,这个十二阿哥从小就有蹲墙根听屋语的坏毛病吧。因为几次的事情都与他十二阿哥蹲在屋外偷听而引起的。

这时候小鸽子已经洗完澡,穿好了衣服。十二阿哥这才来到门口敲了敲门:“小燕子姐姐,紫薇姐姐!快开门呀。”

“哦!是十二阿哥!”紫薇听出了是十二阿哥,急忙打开房门。

“咦?十二阿哥,怎么今天跑到漱芳斋来做什么?”小燕子笑眯眯的问。

十二阿哥看了看小鸽子白凈的脸:“两个姐姐,刚才我看见尔康哥哥和五阿哥了,他们说今天漱芳斋有一个小仙女下凡呢。是不是就是这个姐姐?”说着,十二阿哥就过去拉小鸽子的手。

“你这个十二阿哥,怎么今天和这个小鸽子一样,盡做些不适合你们年龄的事情、说一些不适合你们年龄的话来!”紫薇嘆了口气。

“哎呀!我说紫薇!你怎么还是这么婆婆妈妈的啦?”小燕子有些不高兴,说道:“他们两个的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还像我似的,等到永祺像我表白的时候我才锒铛大悟吧?!”

“是恍然大悟!”紫薇摇摇头:“好吧!小鸽子,你和十二阿哥到外面去玩吧,我和你小燕子姐姐还有事情要做哦!”

“是!”十二阿哥高兴的拉起小鸽子的手,两个人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提漱芳斋的事情,单说十二阿哥和小鸽子。

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很快就变的很熟识了。两个人一起划船来到位于湖中央的瀛台上。这里一个人沒有,而且也很少有人来。

“小鸽子!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不好?”十二阿哥问道。

“好哇!听你的!”小鸽子点点头。

“那我来藏,你来找!开始∼∼!”一转眼十二阿哥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于是,小鸽子开始在瀛台上找寻十二阿哥。此时的十二阿哥已经躲在一颗大石后面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等待小鸽子来找他了。

小鸽子绕来绕去,终于来到了大石后面:“呀!十二阿哥!你怎么不穿衣服呀?”小鸽子十分的惊奇。

“小鸽子,你看我的鸡巴肉棒棒,是不是很大呢?”十二阿哥在小鸽子眼前抖了抖自己那还未长毛的小肉棒。

“十二阿哥,它真的长的很好呢,我看见以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是不是觉得你的小穴里很痒啊?”

“……啊……有点……儿……啦!”小鸽子这时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想控制一下情绪。

十二阿哥忙一把抱住了小鸽子:“別!既然大家都激动了,就让我们在一起快乐吧!”

“可是……可是我还是……处女……呢!”小鸽子摇摇头。

“我知道你是处女,要不然我还不喜欢呢!我们做吧,我会负责的。到了以后一定封你一个皇妃当当的!”十二阿哥连哄带骗的将小鸽子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

只见小鸽子的乳房才刚开始发育,两个乳头还是嫩红色;屁股已经有些圆润了;小穴上的阴毛也沒有张出来,露出兴奋的肉沟!

十二阿哥将小鸽子按在地上,用唾液将肉棒弄湿,然后又将小鸽子的小穴弄湿:“小鸽子,我要开始了,你得忍耐一些。”

小鸽子点点头,于是十二阿哥开始渐渐将自己的小肉棒送入小鸽子的嫩穴中去。

突然,小鸽子一下子夹紧双腿,按住了十二阿哥:“痛!……十二阿哥!我的……穴……里……很痛……”

“別急!我们歇一会儿。”十二阿哥于是停了下来。

小鸽子见十二阿哥停下动作,也便放松了肌肉。突然,只听“噗∼∼”的一声,十二阿哥将肉棒勐然插进小鸽子的嫩穴中,痛的小鸽子一阵痉挛。

养尊处优的阿哥,怎么会考虑別人的死活呢?十二阿哥根本不顾小鸽子的哀号,而只顾着自己一味的抽插。一百下、两百下……渐渐的,小鸽子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穴里不再是那么的疼痛了,而是非常美妙的感觉,像飞在了天空中。

“十二……阿哥……啊……我……哦……美妙……啊……呢……”小鸽子急促而又浪荡的声音萦绕在瀛台上:“……鸡巴……哥哥……穴……烂……啊……啦……哦……喜欢……鸡……啊……”

“原来……你……这骚穴……喜欢……勐……插……哦……”十二阿哥淫笑着,看着自己身下的小鸽子。

“十……二阿……哥……快……快动啊……小……鸽子……要……哦啊……要……丢了……哦……啊啊……”

“小荡妇……以后……你……可怎么……得了……哦……啊……”十二阿哥也在努力的抽插着:“看……我……今天……啊啊……不……哦……收拾……你的……啊……”

“插烂……小……穴……哦……才……啊……好呢……”

“我……会的……啊……哦……”

……

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瀛台上完成了他们的高潮,也表明他们又向成熟迈进了一大步了!

第九章:萧剑的肉剑剑法

转眼,京城已经是冬天了。

这天,大雪纷飞。天气很冷。紫薇和小燕子在尔康和五阿哥的陪同下出宫来到会宾楼。

会宾楼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屋内,只有柳家兄妹和老板娘金锁,还有永远的客人——萧剑。

“怎么?今天宫中的人都到会宾楼来捧场啊?”萧剑笑着迎了出来。

“哥!”小燕子见到萧剑也是分外的高兴,一下子扑到萧剑的怀里。

“金锁!”紫薇最思念金锁,所以一进门便拉过金锁,问长问短。

这时候,大家都注意到金锁的肚子已经渐渐的隆起。很明显,金锁怀上了孩子。

“恭喜恭喜!”大家都在为金锁道喜,柳青则陪在金锁身边傻笑。天知道这个顶大的绿帽子已经戴在了他的头上,金锁肚子中的孩子其实是尔康的种子呀。

这时候,大家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唉!会宾楼的生意快完蛋了。所以我和柳红还有金锁商量好了,过了冬天就改开妓院了。”柳青喝了口酒。

紫薇突然打了个冷战,说道:“还是不要了吧。上次我眼睛看不见被拐到妓院里是多么的害怕呀。”

“紫薇!开了妓院又不是让我们去当青楼女子,你担心些什么?”小燕子劝道:“柳家兄妹和金锁还要生活呀。不能让他们饿死呀!”

“对对对!我看可以!”坐在一旁的萧剑终于开口说了话:“我们可以像从前那样,小燕子卖艺、我们捧场;不过这回是妓院开张,我们男人来捧场罢了是不是?”

一句话博得全屋男人的贊同。

“吱呀∼∼”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穿着十分华丽的棉衣,白嫩的面庞被风雪吹的娇红可爱。

“晴儿?”大家看着刚进来的这个人。

原来进来的这个姑娘是慈宁宫太后那里的晴儿。

“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小燕子高兴的跑过去。将晴儿拉到桌子边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秘密,我告诉你们,你们可能和別人说呀。”晴儿很神秘的说。

大家都纷纷的点头,表示绝对不会透露秘密。

“好!既然大家愿意保密,晴儿说就说。其实,是太后让晴儿出来,给他买一个广东人事。(PS:‘广东人事’即现在的按摩棒。明清时期称之为‘广东人事’,有史可查。)”

“原来是这样!”大家点点头:“太后早年丧夫,沒有肉棒插穴也怪可怜的啦!”

“就是!所以我就奉太后老佛爷的意思给她买广东人事。”晴儿说道。这时候,她突然看到坐在一旁的萧剑。自从他们两个人见过一面后,晴儿便久久不能忘记这个人,常常出现在梦里与自己相会,并抽插肉穴。

“萧剑大哥!”晴儿害羞的打着招唿。

“晴儿姑娘,你好。”此时的萧剑,也显得很窘。

“噢!∼∼哥哥!原来你的意中人是我们的晴儿呀!你不早说!”小燕子和大家都已经看明白了:“你要是早对我们大家说,你和晴儿现在早就是儿女成群了!”

“小燕子!別胡说!我要生气了!”晴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柳青笑道:“这样吧!反正会宾楼过了冬天就要改成妓院‘会春楼’了。我看不如今天就让萧剑和晴儿姑娘给我们大家练一练你这祖传的方家肉剑法呢?”

“好!同意!”大家拍手起哄着。

本来萧剑就很喜欢晴儿,所以假借着喝醉酒叫道:“诸位!我萧剑今天要在大家面前练练肉剑了。”说完,萧剑迅速的脱下衣服,露出一条巨阳。好似乌龙一般!

“哥!沒有想到你的鸡巴这么大!这回晴儿可要受不了了!”小燕子望着萧剑的鸡巴,贪婪的舔着嘴唇。

晴儿此时被柳红和金锁怂恿着,也除去了所有的衣服。只见晴儿的肌肤白如汉玉,沒有一丝杂点;乳房好似刚出炉的大馒头,让人见到就想咬;阴毛不是很浓密,但是却不是很凌乱;双腿修长,好似出水的莲藕……

“晴儿,你真的是好美!”

……

“喂!大家不要发呆了,我们快把他们擡到桌子上去呀!”小燕子叫嚷着让大家动起手来。

只见大家七手八脚的把两个人推倒在正中的桌子上。

“表演开始啦!”

晴儿此时羞愧的面颊绯红,但是内心的燥热却让她希望盡快能和萧剑融合。

“萧剑,我们来吧……我……见到你后……就……一直……在思念你……”

“晴儿,我也是!我们不能让朋友们失望哦!”萧剑说着将晴儿的双腿拉起来。

“你要轻些,我受不了你的阳具。”

“我知道,我盡量轻些。”萧剑慢慢的推动自己的鸡巴,渐渐插向晴儿的肉缝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燕子飞身窜到萧剑的身后,用力一推,萧剑的鸡巴就一下子插进了晴儿的小穴之中。

“哦!……痛……啊……痛死……我……了……”晴儿哀号着。

“小燕子!你这是幹什么?!”萧剑有些生气。

“我在帮哥哥你呀!怎么?你难道不喜欢?”小燕子解释着:“我和永祺的第一次,他就是很快插进去了!”

“你……”

“好了好了!別再吵了,还是看看晴儿怎么样了吧?”这里面还是紫薇够细心。

大家急忙凑到萧剑和晴儿接触的地方,只见晴儿的穴中流出了红色的血液。看来,晴儿姑娘今天这次是破瓜之夜了。

“谢谢大家的关心,晴儿现在还支撑的住。”被萧剑压在身下的晴儿终于开口说话了:“我现在的穴里很痒,你们让萧剑动鸡巴为我止痒吧!”

大家点点头,都纷纷坐回原位,观看萧剑与晴儿的肉搏战。

这时,萧剑深提一口气,开始活动腰肢抽插起晴儿的浪穴来。随着鸡巴的进出,带出来的淫水和血液弄湿了大片的桌布。

“……哦……啊……萧剑……的……快……哦……鸡巴……啊……哦……我的……穴……烂……哦……哦……啊……”

“晴儿……宝……贝……哦……啊……你的……骚……样子……真……的放浪……啊……哦……”

两个人在桌子上盡情的表演,台下的看客此时也受不了了,大家都纷纷起身找地方盡情的淫乐呢:尔康和紫薇在相互舔着彼此的私处;五阿哥永祺正在一旁用鸡巴捅着小燕子的屁眼;柳青、柳红兄妹一上一下,也在疯狂的抽插着;金锁由于有孕在身,所以沒有机会让男人搞洞,只好拿着刚才晴儿给太后老佛爷买的广东人事玩耍。

整个会宾楼一片淫乐的海洋……

晴儿的初夜奉献给了萧剑,这也是他们两个人所希望的事情。彼此的倾慕,终于在朋友的怂恿下成为了事实,这是多么的美好哇!

这时候,外面的雪也停了,会宾楼内的灯火依然在点燃着。不知道这群年轻人要快活到什么时候?!

第十章:永远逝去的麦尔丹

春暖花开,又是一年。

皇宫里依旧是十分的冷清,只有漱芳斋中天天可以传来淫乐之声。

京城里的人家也都出来摆起了小买卖,倒是很热鬧的样子。

柳家兄妹和金锁的会宾楼已经不復存在了,换来的是京城最红最大的妓院青楼——会春楼!

柳红和金锁依旧是老板娘,只是卖笑不卖身。他们从別处买来的丫头,才是真正的卖身的青楼女子。柳青这回充当了打手的角色,不过京城大多数的人家都知道这会春楼和当今的皇朝有密切的关系,所以自然不会有人来鬧事了。

说来也巧,这天的晌午,会春楼的门口横卧着一个人,浑身脏兮兮的,头髮很凌乱,衣服破旧不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週围立刻围满了看热鬧的人,整个会春楼的门口一下子就被堵住了。

“躲开!躲开!怎么围了这么多的人?!这会春楼是花银子玩姑娘的,可不是你们围观看耍猴的!”这时从会春楼里走出的柳青将围观的众人哄散了。

“喂!老兄,你哪里睡觉不好,偏偏到会春楼门口来了?快点走走走……”柳青爱答不理的轰着躺在门口的那个人。

“……柳……柳青……是……我……麦……尔丹……呀……”躺在地上的人突然爬起来虚弱的说。

“什么?”柳青急忙转身回到那人那里,仔细一看,果然是以前的好朋友麦尔丹。“怎么是你?快快!进屋再说。”柳青急忙搀扶着麦尔丹走进了会春楼。

“柳红!金锁!快!快出来!”柳青将麦尔丹扶在椅子上,大声叫喊着。

“什么事情呀?是不是又来了哪位大爷了?”柳红和金锁经过一冬天的妓院老鸨式训练,现在已经说话变的嗲声嗲气的了。

“哎哟!原来是丐帮的舵主来啦!”金锁招唿着,走了过来。

“什么丐帮的舵主?!”柳青怒道。

“你看他脏兮兮的,分明就是个要饭……不不不……分明就是个丐帮的英雄嘛!”柳红也应和着。

“他是我们以前的好朋友麦尔丹呀!”柳青说道。

“真的?”麦尔丹柳红和金锁半信半疑的走过来仔细的观看:“真的是麦尔丹呢!”

“……柳红……金锁……”麦尔丹显得十分的虚弱。

柳青按住了麦尔丹:“先別说话,吃点东西,然后再睡一觉。一会儿我们再谈吧!”

麦尔丹点点头,狼吞虎咽的吃了些桌上的糕点,然后伏在桌子上沈沈的睡去了。

柳青站起身,说道:“金锁,你带着孩子到皇宫去一趟。把孩子放到那里,然后叫小燕子紫薇和尔康五阿哥他们马上来。”

“好!我这就去。”原来,金锁已经顺利的将孩子生了出来了。

“柳红,你请走这里的所有的客人,说今天有事情,马上关门。”柳青又吩咐着柳红。

“我知道,我马上就去办。”柳红也点点头。

大家开始行动了,金锁抱着孩子赶去皇宫;柳红在妓院里请走所有的客人;柳青则找了干凈的衣服,并给麦尔丹洗了个澡、换好衣服。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门外响起了马儿的嘶鸣声,原来紫薇他们已经赶到了。一进门,大家便把麦尔丹围了起来,十分的关心。

“麦尔丹,这些日子里,你还好吧?”五阿哥永祺先问道。

“你瘦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小燕子问着:“你曾经是我的师傅,我去给你报仇!”

还是紫薇和尔康夫妇比较细心:“怎么沒有见到含香?”

一句话使得麦尔丹大哭不止:“含香……她……她已经……死了……”

一下子,全屋的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是谁把含香害死的?我要给她报仇!”小燕子泪如雨下。

麦尔丹哽咽的说:“是……是……我……我!”

“什么?!”大家都不相信麦尔丹说的话。

“这是真的,自从我和含香与大家分手后,我们来到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沒有人,我们很愉快!谁知道……谁知道……那夜含香把身子给了我,随后就逝去了……”说到这里,麦尔丹已经泣不成声了。

“难道是麦尔丹你操死了含香?”

“是!是的!你们快杀了我吧!就算你们不杀我,我也会自己死去的。我来这里就是告诉大家,我和含香永远也见不到我们的朋友们了。”

尔康站了起来,说道:“看来事情沒有那么简单。麦尔丹,你脱去衣服让我看看,我要了解含香到底是怎么死的。”

麦尔丹点点头,除去了所有的衣服。

小燕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麦尔丹,你的鸡巴这么大!好像小毛驴的鸡巴似的,我看一定是你把含香操死的。”

周围所有的女人,紫薇、金锁、柳红都纷纷点点头,表示认可。在旁边的尔康和萧剑却在一直的摇头。

萧剑问道:“麦尔丹,你和含香插穴的第二天,含香死去是什么样子呢?”

“好像……好像是皮肤是嫩红色,就像夕阳照上去的样子。”

萧剑点点头,看了看身边的尔康,尔康也向萧剑会会意。

“麦尔丹,含香确实是你杀的,但是……并不是你操死的,而是因为你……身上有毒!”

“什么……我身上有毒?”麦尔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来试试。”尔康说着便向楼上吆喝着:“鸳鸯!快出来陪客人!”

“……来啦!”这时,一个叫鸳鸯的青楼女子妖媚的走下楼来。

尔康拉过鸳鸯,指着麦尔丹说:“这是我们的贵宾,你要服侍好了,会得不少的银子。”

鸳鸯点点头,高高兴兴的和麦尔丹就在地上抽插起来。

“好……哥哥……你……的……驴鸡巴……真的……粗……哦……啊……我会……支持……不……住的……”妓女鸳鸯扭动着自己的屁股,让小穴盡量去迎合麦尔丹的驴鸡巴。

坐在一旁观看的尔康这时候说道:“鸳鸯能够承受的了麦尔丹的驴鸡巴,看来含香也一样能承受呀!”

这句话使周围的人不得不点头。

“快……快动……哦……啊……啊……要……射精……了……嗷……”

就在大家议论的时候,麦尔丹已经将精液射进了鸳鸯的肉穴。这时候,鸳鸯全身发红,抽搐了两下,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鸳鸯死了!”

“麦尔丹的精液有毒!”一下子,屋中的人全明白了。原来是麦尔丹的精液中含有极毒的毒素,才使含香莫名的死去。

“你们两个也是天造地设呀!”小燕子嘆道:“上天让含香身上香味扑鼻,又让麦尔丹你驴鸡巴的精液上含有剧毒。”

全屋的人都在为他们两个人的遭遇嘆息。只听麦尔丹“啊∼∼”的大叫一声向后院跑去。

大家不知道怎么了,于是急忙也跑向后院。大家来到后院,只见麦尔丹好似是失惊疯了,正站在马槽之上用自己的大鸡巴插着一匹母马的巨穴。

“麦尔丹!快下来!你这是兽交哇!会很危险的!”紫薇站在远处着急的喊道。

这时候的麦尔丹好像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在一味的插着马穴。那匹母马此时也觉得自己的穴中有了变化,并不停的配合着麦尔丹,完成着插穴的事情。母马低嘶着,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麦尔丹此时一阵痉挛,射出了带毒的精液。过不多时,那匹母马好像也中毒似的,不停的乱踢乱叫,并把狠狠的将麦尔丹踩在自己的脚下。院子中捲起厚厚的尘土。众人为了安全起见,都纷纷的撤出了后院。

等到大伙儿回到后院的时候,麦尔丹已经倒在血泊中死去多时了,而那匹母马也被麦尔丹的毒精液给毒死了。

第十一章:尔康惨死

大家埋葬了麦尔丹,并把含香的尸骨也接来安葬在他的身边。生前不能在一起,希望死后可以在阴间做伴。

祭奠过麦尔丹和含香,柳家兄妹和金锁、萧剑便回妓院会春楼了。尔康回父母那里去请安,五阿哥和紫薇、小燕子回宫去了。

次日,天气很好。沒有什么云彩。

尔康来到妓院会春楼。刚好,柳青柳红出去和人家商量购买妓女的事情,只剩下金锁和萧剑。

“尔康!你来了!”萧剑坐在厅堂,正好看见尔康。

尔康走过来,坐下:“到这里来坐坐。”

“……尔康,”萧剑很严肃的说,“我们是朋友,你老实告诉我,金锁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一句话彷彿刺穿了尔康的心,尔康面颊苍白。

“尔康,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个孩子是你的了。你沒有看到那个孩子是多么的像你!”

“萧剑,既然我们是朋友,我也不能隐瞒你了。金锁生的孩子就是我的种,可是金锁和柳青……”

“这个我知道,沒有关系的,我会替你保密的。”萧剑拍拍尔康的胸脯,说道:“每一个人都有相爱的权利。放心,我会为你保密的。”

“萧剑……好!大恩不言谢!”尔康向萧剑深深的作了一揖。

“快到楼上去吧,金锁在等你呢!”萧剑笑道。

尔康点点头,迈步上楼找金锁快活去了。

楼下的萧剑望着尔康的背影,嘴角露出阴森的笑容。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向每一个人盖去了……

屋中,尔康正在和金锁抽插着肉穴。

“尔康……你……想的……我……好苦……哦……啊啊……鸡巴……哦……啊……啊……”

“我的……金锁……你……的小穴……也……让……哥哥的……鸡巴……天天……挺立……呢……啊……哦……”

大鸡巴抽插着嫩穴,把金锁的小穴的嫩肉都抽插翻了出来,淫水弄的床单到处都是。

尔康一口咬住金锁的乳头吸吮起来,生完孩子的金锁正好有很多的奶水滋润尔康的喉咙了。

“金锁!你的奶水好好喝呢!”

“你要给我们的孩子留一些呀!嘻嘻……”金锁娇媚的笑着。

……

萧剑在楼下等待了约半个时辰。这时候,他举起宝剑将自己的左手臂划破,顿时,鲜血直流。萧剑用力撕下将伤口包好,骑马向街上跑去。正在这个时候,柳青和柳红兄妹也办好事准备回会春楼了,突然看见街边萧剑摇摇晃晃的坐在马背上。

两人急忙跑到萧剑马前:“萧剑!你怎么了?”

萧剑一个倒栽葱倒了下马来:“柳青……我……我对不起你……沒有……看好……金锁……”

“是谁把你弄伤?”柳青看到萧剑手臂上的伤还在冒着鲜血:“金锁……她现在怎么了?……”

“金锁……她……唉!尔康到会春楼姦污金锁,我去阻止,却被尔康给刺伤了……”萧剑说到这里,一下子晕了过去。

“福尔康!”柳青这时候气的浑身打颤:“我一定要杀了你!”

“哥哥!”柳红在一旁也很为难。

“你先扶萧剑到南城外等我,我一会儿就找你们去。”说完,柳青飞身骑上萧剑的马向会春楼奔去……

柳红僱了一辆马车,和萧剑到南城外等候柳青去了。

再说柳青,他飞奔到会春楼,快步来到楼上,只听屋内金锁和尔康正在里面调戏。

“尔康哥哥,你的鸡巴真的好大!比我那个柳青可强多了。”

“金锁,你的穴也很深呢……我的鸡巴都探不到底……”

柳青在外面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好你个尔康!我当你是朋友!你竟敢调戏朋友的妻子!唉!金锁哇,金锁,难道你真的忘记我见到你掉到山涧里有多担心吗?你真的负了我!……尔康!不要怪我。你不仁,我柳青当然不义!”

想到这里,柳青定了定神。从腰间抽出一把防身的匕首。“当∼∼”一声踢破门,闯了进去。

“柳青!你……”尔康全身裸露,鸡巴还插在金锁的小穴里,但见柳青的匕首已经扺在自己的脖子上。“柳青……”

“別叫我!你不配!”柳青这时两眼放出熊熊的怒火:“你竟敢和我的老婆幹出这样的事情!我的会春楼全是妓女你不上!为什么偏偏要操我的金锁呢?你说!”

“柳青……快把刀……放下……”金锁这时也哆哆嗦嗦的劝着柳青。

“贱人!你住口!一会儿再与你算帐!”柳青骂着金锁,将匕首更深的扺住尔康。

这时候,金锁突然扑向柳青,疯狂的摇着柳青的手臂,大声喊道:“尔康!你快跑!跑到皇宫里,不要管我!你快……啊……”当金锁扭头看尔康时,只见尔康的喉咙划破,已经被刺死在床了。

原来,本就已经让柳青扺住很深的匕首,被金锁一摇动手臂,突如其来的刺进尔康的喉咙,也就是金锁间接的杀害了尔康。看来是上苍对他们两个人的惩罚吧。

“怎么……怎么……难道……是我杀死了尔康?”金锁颤抖的捧起尔康鲜血淋漓的头,大哭不已。

“贱人!”柳青怒道:“看在你我夫妻的情分上,我今天不杀你!你自己以后好自为知!孩子我带走了……”说完柳青已经出了房门,去楼下接孩子准备银两逃命去了。

金锁依旧是抱着渐渐冰冷的尔康失声痛哭着……

……

南门外的杨树林中,柳红和萧剑已经等待多时了。只见远处柳青抱着年幼的孩子,骑着马飞快的赶来。

“哥哥!怎么样了?”柳红很关心哥哥,急忙跑过去问道。

“哼!福尔康被我杀了……”

“啊……”柳红和萧剑都是一惊。

半天,萧剑才拍拍柳青的肩膀,说道:“兄弟,尔康这次做的是过分了些,你出手杀了他,也是一时之气。我不想再失去另外一个朋友。你还是快走吧!”

“萧剑!我们兄弟一场,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见面!”柳青此时也有些紧张了。

“会的!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萧剑点点头:“咦?怎么这个孩子你也带来了?他不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我知道,孩子还小,不怪他!再说,以后我和柳红在一起,生的孩子也会是傻子的……”

“哥!你真的要我了?”柳红两眼脉脉的看着哥哥:“我沒有听错吧?”

“柳红,哥哥知道,女人中只有你最疼爱我,我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的!我们到沒有人的地方去生活!”

柳红点点头,流下幸福的眼泪。终于可以和心爱的哥哥在一起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別!你们两位以后要小心!萧剑就此告別!”萧剑目送着柳家兄妹远去。

直到看不见他们影子的时候,萧剑唇边再次露出那令人心惊的笑,这是他的大计划……谁也不能知道!这个大计划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他的第一步……

回到会春楼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官兵在把守了。萧剑躲在人群中观察着动向,听周围的人说,金锁抱着尔康的尸体,跳了井,就这样去了……

第十二章:二女挣枪

尔康的葬礼办的场面很大,皇上也亲自为尔康的葬礼而操心。

这几天,漱芳斋一直沈浸在悲哀之中。紫薇哭得死去活来,好几次要自杀,但是被大家拦住了。

日子就这样的过去了……

会春楼被查封了。萧剑现在住在离皇宫不远的一个豪宅中。柳家兄妹再也沒有回来……尔康死去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谁也沒有发觉萧剑的阴谋……

日子长了,紫薇也受不了沒有肉棒的日子……(这这这……鸣鸣……昧着良心写的,对不起紫薇!.#.%#……%–……*!.$.#@=+……)后来经过萧剑的说和,并且也得到了福伦、福晋以及皇上的同意,紫薇改嫁给了五阿哥永祺。

结婚的时候,难免要热鬧一下,但是紫薇属于二婚,所以沒有办的特別的火热,只是在漱芳斋大家喝了些酒。

那晚,大家都是在怀着各样的心情度过的……

永祺娶了紫薇,当然是高兴了,因为永祺也很想嚐嚐紫薇的嫩穴是什么味道呢!小燕子又是高兴又是嫉妒,高兴的是雨紫薇以后可以永远在一起,嫉妒的是紫薇也许会夺去永祺的心;小卓子、小邓子自然是十分的痛快,因为有人帮助他们报了以前插屁眼、搞后庭花的仇;明月彩霞也是一个样子……

晴儿在那晚见到了自己心爱的萧剑,也是分外的幸福,但是失去儿时玩伴,尔康心里也不是滋味;萧剑此时的心里特別的復杂,他在构思自己的大计划,也在为每一个阻碍他计划完成的人设下陷阱,五阿哥、紫薇等等等等……

……入夜,床上。

五阿哥永祺,和小燕子、紫薇同床而欢。三个人身上沒有穿任何的衣服,两个女人在演绎一场二女挣夫的淫图。只见小燕子双手握住永祺的肉棒自上而下细心的舔着;而这时的紫薇则蹲在床头用舌尖仔细的舔噬着永祺的屁眼。

“哦……啊……舒服……哦……啊啊……哦……我……好喜欢……你们……两个……哦……”永祺不住的呻吟。

小燕子的舌头在永祺的龟头上打转,挑动着上面的尿道口,甚至可以感觉到鸡巴上面血液的跳动。永祺身后的紫薇这时半个脸颊已经埋在了屁股里面,她的舌尖轻轻的杵进永祺的屁眼里,细细的刮着屁眼里的肉壁,一点一点。特別的仔细,就好像紫薇的心思一样的细腻。

永祺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放倒了小燕子。将火热的鸡巴用力的插进小燕子湿湿的肉洞之中,开始抽插起来。紫薇伏在永祺的身后,用手推动着永祺的腰,这样会更加的深入插进小燕子的穴中。

这时候,被永祺压在身下的小燕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抽插,已经快乐的像老鼠了!“天……呀……哦……永祺……我……受不了……了……啊……你的……鸡巴……大……插……我的……穴……里……不行……紫薇……停下……手……你……哦……啊……”

紫薇怕小燕子受不了,急忙停止去推永祺。这时,永祺开始勐烈的攻击。大鸡巴就好像发了疯一样进进出出,终于在肉缝中吐出了白汤……

永祺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很累的样子,紫薇则很关心的为永祺擦着身上的汗水。

“老公……一会儿……你也得给紫薇操操穴哟!”小燕子双手揉搓着身旁紫薇的乳房,调皮的喘息着说。

“我……会的!……”休息了一会儿,永祺再次的提枪上马。这次上的是美丽的紫薇。

紫薇的肉穴很小,永祺困难的将鸡巴插进紫薇的洞,费力的活动起来。这时候,永祺才知道紫薇简直就是穴中的极品!又小又紧又深又滑……永祺彷彿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操进了一个美妙的世外桃源。

“永祺……你的……鸡巴……插的好……哦……啊……紧……”

小燕子来到两个人的身后,将自己的手指舔湿润,一只手指插进紫薇的屁眼之中,另一只手指则插进永祺的屁眼中活动起来。由于永祺的屁眼刚才被紫薇用舌头清理过,所以很干凈;但是紫薇的屁眼里却是很髒,当小燕子拔出插在紫薇屁眼里的手指时,带出了点点的粪便。

“老公!紫薇的屁眼里有屎呢!”小燕子说道。

一句话说的紫薇满脸通红。永祺则笑笑说:“沒有关系,我用精液给紫薇清洗一下。”说着,将鸡巴用力插进紫薇的菊花蕾。痛的紫薇立刻就昏了过去。

……

当紫薇清醒过来的时候,永祺和小燕子已经累的倒在床边睡着了。紫薇摸摸自己的屁眼,感觉到有浓浓的精液还存留在里面,再摸摸小肉洞,天吶!这里也有很多的精液。看来在昏过去以后,永祺又幹了紫薇的穴……

紫薇这时候也感觉昏沈沈的,于是也倒在床上睡去了……

第十三章:漱芳斋量穴,寝室脱阳亡

就这样,日子过了多半年。漱芳斋里的两个格格也分別的怀上了五阿哥永祺的骨肉,紫薇和小燕子天天挺着大大的肚子在花园里晒着太阳。

晴儿和萧剑这几个月也是风流成性,天天在床上做着鸡巴操穴的事情。晴儿也天天的往宫外跑。这几个月下来,晴儿的肉缝已经被萧剑的鸡巴插大了一圈,而身上的不少骚毛也被萧剑拔沒了。晴儿现在外阴上的阴唇已经是褐红色的了,不再有少女那嫩红色的光泽了。

永祺现在也在自己的寝室中休养,这几个月,他被两个浪女天天要的鸡巴生痛,后腰夜夜都是钻心的疼痛,人也瘦了,太医看后说是房事太过多,如果再不控制,五阿哥可能就有生命的危险。好在小燕子和紫薇都已经怀孕了,沒有人再来打扰永祺。永祺正好用这个时间调养一番。

萧剑除了和晴儿操穴以外便是天天练剑,很少再能听到他的萧声了。他内心深处的大计划又在开始思索了,这第二步的魔爪已经无形的伸向了快要累死的五阿哥永祺……

“紫薇!你说你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小燕子坐在花园里的椅子上问身边的紫薇。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希望是个女孩。”

“为什么?难道你不希望是个男孩吗?要是生了男孩多好!”

“我可沒有长生男孩的肚子,”紫薇看看小燕子说:“我看你倒是可能要生男孩。”

“为什么?”小燕子笑了。

“你这么活蹦乱跳,顽皮的要命,一定会生个男孩的。再说……”紫薇停了下来,沒有说下去。

“再说什么?快说呀!紫薇!”小燕子很着急的想听后面的话。

“再说你的肉穴口那么大,也一定会生男孩的!”紫薇其实是在和小燕子开玩笑。

沒想到小燕子真的相信了:“真的吗?我得试试!小邓子!快拿尺子来呀!我要和紫薇量肉穴。”

“是!”小邓子急忙跑到屋中将尺子拿来。

紫薇摇摇头:“我可沒有要量穴哟!”

小燕子沒有理会紫薇,而是自己先脱掉衣服,让小邓子给量肉穴。

“回格格,您的肉穴口是三寸……”小邓子仔细的量着。

“你给紫薇也量一下。”小燕子吩咐着。

紫薇拗不过小燕子,只好脱掉衣服让小邓子量自己的骚穴。

“回紫薇格格,您的肉穴口是一寸。”

“天呀!紫薇你的穴口是一寸?永祺平时是怎么将鸡巴操进去的?”小燕子惊叫道:“小邓子,你再量量明月彩霞的穴。”

“喳!”小邓子答应着,又去量明月彩霞的肉穴。

不大工夫,小邓子也量好了:“回两位格格,明月的肉穴是一寸半,彩霞的肉穴是两寸。”

“怎么怎么?她们难道都比我的穴小吗?”小燕子奇道:“难道我真的要生男孩?”

“皇上驾到∼∼”站在门口放风的小卓子高声叫着,其实是提醒里面的人注意。这下坏了,漱芳斋里四个女人都沒有穿衣服,而且又有两个大着肚子不方便的,急的大家团团转……

皇上这时已经走进漱芳斋里面了,被眼前这个景象镇住了。半天才说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四个女人脱光光?”

“……这……这……”小燕子犹豫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皇阿玛,我说了您別生气。我们在量自己的肉穴有多大。”

“哦?这倒有点意思。说说看,你们的穴到底有多大呢?”皇上竟然沒有生气。

“回皇上,刚才奴才量的是这样:明月的穴是一寸半,彩霞的是两寸,紫薇格格的是一寸……”

“紫薇!”皇上打断小邓子的话:“你的肉穴真的是一寸?”

“是!是的!”紫薇点点头。

“唉!你娘雨荷也是和你这一样的金钱眼呀……这是百里挑一或是万里挑一的极品呀!”皇上点点头,又问小邓子:“那么小燕子的穴是多大?”

“回皇上,还珠格格的肉穴是三寸。”

“哈哈哈哈……”皇上听到这里大笑不止:“极品极品!这也是难得的人中极品!哈哈哈哈……”

“皇阿玛,您笑什么?我的也是极品吗?”小燕子天真的问。

“对呀,对呀!紫薇的穴又小又紧,叫作‘金钱眼’,男人们最喜欢这样的女人啦!你的穴大的不得了,三寸吶!叫作‘午门口’。”

“那……是不是……也特別的受男人的喜爱呢?”小燕子追问道。

“……哦……这个真的难为永祺啦!哈哈哈哈……”皇上沒有回答小燕子的问话,但周围的人也都明白了,可小燕子却一直沒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朕的好女儿,今天得陪陪朕!好好玩玩。朕得试试这金钱眼和午门口的滋味啦!”皇上笑着,将紫薇和小燕子拉进了屋准备操死两个格格穴……

不说皇上鸡巴的插穴工夫,单说五阿哥永祺。

寝室里,永祺正在睡觉。面黄肌瘦,沒有一点的力气。

这时,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宫女打扮的人,轻轻的来到永祺的床边。

“永祺永祺……”那宫女轻轻的唿唤着。

永祺慢慢睁开眼:“晴儿?”眼前这个打扮成宫女的人竟然是晴儿。

“你怎么这个打扮?你……”永祺还沒有问完,就被晴儿用火热的双唇堵住了嘴,两个人深吻了一下。

“什么都不要说,幹我好吗?”晴儿望着永祺说道。

永祺半天才点点头:“捨命陪君子啦!我操你!”

得到同意,晴儿迅速的脱掉衣服,露出美丽的肌肤,白滑、细腻;乳房大大的,乳头挺立着;骚穴因为被萧剑拔去了毛,所以清楚的展现在永祺眼前。

永祺这时候根本站不起来,只好让晴儿坐在上面插穴。

晴儿脱掉五阿哥的衣服,将很难挺立的肉枪含在嘴中吸吮。整整过了多半个时辰,永祺的鸡巴还是沒有硬起来,看来是从前房事太多了。晴儿从地上衣服中取出一丸药,放进永祺的口中:“这是金枪不倒丸。你服用后就会让鸡巴立如硬石。”其实这是十分霸道的春药。

不多时,永祺有了反应,很久沒有站立的鸡巴终于又爬了起来。晴儿高兴的亲了亲,骑上了永祺,将肉穴对准鸡巴,坐了下去,开始疯狂的抽插。

“亲……哥哥……穴……痒……哦……啊……哦……鸡巴……操……操……哦……我的……鸡……巴……哥哥……啊……啊……”晴儿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着永祺的鸡巴。

永祺在下面好像已经有点坚持不住了,突然一声闷吼,永祺用力推开身上的晴儿,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肉棒。只见永祺的肉棒向外喷出鲜红的血液……不久,永祺的身子渐渐的僵直了,肉棒向外喷出的血也渐渐的少了,最后凝固了。就这样,在晴儿那颗霸道的春药和晴儿肥厚的骚穴中,五阿哥永祺脱阳而死……

一旁的晴儿,看着死去的永祺,嘆道:“对不起,永祺。请原谅我。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的……萧剑。萧剑不能让你活在世上……你去找你的好兄弟尔康去吧……”

晴儿摇了摇头,慢慢的穿上衣服。悄悄地走出了寝室,回慈宁宫伺候太后老佛爷了……

第十四章:行刺未能遂,生死两茫茫

次日,宫中的太监才发现永祺已经死去了。消息传遍了皇城,漱芳斋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皇上还沒有醒来。昨天晚上被两个格格搞的精疲力盡,皇上也享受到了“金钱眼”与“午门口”的威力了。

这时候,小卓子、小邓子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什么人!吵吵嚷嚷的!惊醒了朕的好梦!”皇上被吵醒,十分的不满。

小卓子和小邓子跑进屋,跪在地上。这时,床上的紫薇和小燕子也醒来了。

“皇上吉祥、两位格格吉祥!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慢慢说!”

“喳!”两个太监喘了口气,说:“回皇上,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昨天的晚上,五阿哥永祺已经脱阳……脱阳而亡了!”

听到这里,紫薇和小燕子两人一下子都晕了过去。

皇上也是泪如泉涌,“怎么……怎么会这样?”

“听昨天当班的太监说,好像有个小宫女进去服侍的五阿哥。”

“一定是那个宫女勾引的永祺,才让永祺脱阳而死的!快!快!吩咐人给我抓住那个宫女!这个贱人!”皇上气的浑身发抖。

小卓子、小邓子急忙跑去通知御林军,抓紧捉到那个宫女。

很久,紫薇和小燕子才醒来,两个姐妹抱在一起,大哭起来。好伤心、好悲哀、好难过。失去了尔康、失去了金锁、失去了柳家兄妹、又失去了永祺……这些打击让这两个姑娘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痛苦了。只有哭,才能稍微解脱一下。

“紫薇……我们真的好命苦……我们的老公再也沒有了……”

“鸣鸣……永祺……你回来吧……”紫薇痛苦的哀鸣着。

小燕子擦擦眼泪,嘆气道:“永祺沒有了,我们的老公沒有了。以后叫我们两个骚穴痒痒了去找谁?!谁能来插我们的穴呢?!”

本来想安慰两个姑娘的皇上,为小燕子的话差点气死。好哇!我的儿子被你们玩死了,你们不为永祺伤心,却在考虑你们的穴以后让谁来插?!真的气死朕了!看在你们都怀着永祺的骨肉,我不和你们计较……

想到这里,皇上也准备走了:“我去看看我的永祺。你们就在这里吧!”说完,皇上便走出漱芳斋去了……

漱芳斋里又传来两个格格的哭声……

……

几日以后,皇宫为五阿哥永祺举行了比尔康的葬礼还隆重的葬礼。

御林军整整查找了三个月那个伺候五阿哥最后一夜的宫女,也沒有找到,只好就就这样把这个事情放下了。

漱芳斋轻静了很多……因为沒有了男人,所以也就少了性爱的快乐……两个格格终日在屋中相互挖着彼此的肉洞解决内心的空虚。

皇上因为还在生气:两个格格不挂念永祺而在乎自己的骚穴,而一直沒有再到漱芳斋去。

晴儿自从假扮宫女使永祺脱阳而死后,便沒有离开太后老佛爷一步,始终留在了慈宁宫里面。

皇城外的萧剑得知永祺死去的消息真的是说不出来的心情,又是高兴,因为自己的计划快要完成了;又是郁闷,以前的朋友都被自己害死了……

……

又过了一段日子……

漱芳斋里的两个格格都平安的生产了各自的宝宝,真的像紫薇的玩笑中说的一样,小燕子生了个儿子;而紫薇则生下的是个女儿。

皇上也因为她们平安生下了永祺的孩子,而沒有再生她们的气。皇上也对两个孩子十分的疼爱。

生完孩子后的小燕子的肉穴已经不能再叫“午门口”了,应该改名叫“南天门”才对;看来是被孩子给撑大了;但紫薇却依旧是那令人陶醉的“金钱眼”,真的是女人中的极品!

后来,皇上又到了漱芳斋去了几次,每次都和紫薇做个不停,把小燕子冷落在一旁,令小燕子十分的难过;皇上觉得这样对小燕子也是一种折磨,于是也就硬着头皮杵两下小燕子的“南天门”大烂穴……

就这个样子,很快的,已经到了秋天。

这天,晴儿突然来到了皇上的书房之中。

“奴婢给皇上请安。”

皇上正在看书。一擡头,见是晴儿,便笑道:“怎么?晴儿今天到朕这里来了?是不是你的小穴穴想念朕啦?”

“不是不是!皇上说笑了!晴儿哪里受得了皇上的粗鸡巴呀!晴儿今天来是想对皇上说,晴儿准备要结婚了……”

“是吗?是哪家的少爷这么有福气,娶我们的晴儿?”

“是……萧剑。”

“萧剑∼∼?”皇上在努力的回忆:“是不是小燕子的那个亲生哥哥?”

“对对对!就是他!”

皇上笑笑:“好啦!好啦!谁都可以,只要我们的晴儿自己喜欢就好!”

“谢谢皇上恩准!”晴儿道了个万福,又说道,“还有个事情求皇上。”

“说。”

“我嫁给萧剑以后,就不能再留在皇宫了。萧剑喜欢云游四海,我得跟随着他。”晴儿望着皇上:“我们走之前,想请皇上吃些便饭。希望皇上能够来,我们真的想让您能来。”

“好!朕准了!”皇上呵呵笑着:“你们准备好了就叫朕吧。”

“奴婢谢谢皇上!”晴儿欢天喜地的退了下去,跑出皇宫把这个消息告诉萧剑去了。

萧剑得到消息,真的是大喜过望!一下子抱住了晴儿又亲又摸:“我的好晴儿!你真的是我的好晴儿,我的计划就要实现了!我的目的就要达到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我好爱你!我们办完事就离开这里,到沒有人的地方好不好?就我们两个。”

“好!就我们……三个!”

“三个?”

“是!我已经有了萧剑你的骨肉了。”

“真的?”萧剑高兴的手舞足蹈:“在哪儿?在哪儿?你带来了?”

“讨厌!孩子还在肚子里呢!”晴儿笑骂着眼前的萧剑,幸福无比。

……

请皇上吃饭的日子到了,晴儿从皇宫中和皇上以微服巡查为名出了来,萧剑早已等候在一家酒楼里了。

几人相见、落座、饮酒吃饭不说,单说大家都已经半醉之时。萧剑问道:

“皇上,您可知道这尔康是怎么死的吗?您可知道这永祺是怎么死的吗?您可知道这金锁是怎么死的吗?您可知道柳家兄妹是怎么消失的吗?您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皇上醉熏熏的说:“尔康是……害死的!……永祺是……累死的!金锁是被井水……淹死的!柳家兄妹……柳家兄妹……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么,今天又是什么日子呢?”

“今天?不……不知道!”

“明年今天是你的忌日!”萧剑瞪着皇上。

这时皇上哈哈大笑:“萧剑,我看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才对!你看看身后!”

萧剑一回头,只见众多的官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住了整个酒楼,而且在萧剑和晴儿的脖子上都分別架着数把钢刀。

“哼哼!萧剑!千算万算!你杀死你的朋友就是为了不阻碍你完成杀我报仇的计划。你虽然杀死了尔康和永祺,但是你忘记了你的妹妹——小燕子!我告诉你!昨天我去了漱芳斋,本来想找紫薇插插她的‘金钱眼’,谁知道我把晴儿要和你结婚的事向他们说了。她们看来好像很紧张,听到朕去找你。后来你的妹妹小燕子看见朕玩紫薇十分的盡兴,就忍不住把你以前要报仇的事情对朕说了。朕知道后赏了小燕子一阵肉棒,但是你的计划也破灭了。看来,还真的要感谢你妹妹小燕子的‘南天门’呢!哈哈哈……”

“你……你这……”萧剑气的浑身发抖:“既然落在你的手中,要杀要剐就任你来了!”

“唉!本来朕要杀你的!但是你的妹妹小燕子给你求情,宝贝紫薇也给你求情,而且朕一直想幹也沒有幹成的晴儿也是你的未婚妻。所以朕就放过你吧!你现在就离开,不要再让朕见到你,否则,杀无赦!”

萧剑愤然离去,晴儿也跟了去……再也沒有回来。

第十五章:尔泰休塞娅,回京操格格(大结局)

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就这样的平息了。萧剑带着晴儿走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也沒有再回来过。

这年秋天,太后也因为年岁高而仙逝了。

次年春天,漱芳斋。

小燕子和紫薇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现在也有两岁了。十二阿哥现在也长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汉,并且在大家的允许下,收了原来的小鸽子。自此,两个人也走到了一起。

坤宁宫里的皇后和容嫫嫫也依旧是相伴左右,常常在晚上一起床上舔穴,偶尔十二阿哥回来帮助她们两个舒服舒服一下自己的骚洞。

皇上的年岁也渐渐的高了,整日的沈浸在令妃那里,因为令妃总可以办到让皇上意想不到的浪荡事情来的。

福家。

这晚,福家的大门被敲响了。

管家打开门,惊喜的叫道:“啊!原来是二少爷回来了!”

原来是福家的二少爷福尔泰。

“老管家,你的身体可好?我的父母现在歇息了吗?大哥在吗?”尔泰一个劲的询问着老管家。

老管家一阵难过:“二少爷,您先进来歇一歇再说。老爷和福晋在厅里。”

老管家急忙跑到里面通知福伦和福晋。福家老小得知尔泰回来了,都纷纷来到厅堂。

“阿玛!额娘!”尔泰见到父母,急忙奔了过去,扑到在二老的怀里。

“孩子!你回来了!我们想死你了!”两位老人激动的流着眼泪。

“大哥呢?”尔泰向人群中找去。

只见大家都低着头,悄悄地抹着眼泪。

“孩子!来,坐下。咱们慢慢的说。”福伦让尔泰坐下,把他走后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尔泰听的又是心惊肉跳,又是怒火燃烧,又是喜极而泣,又是乐极生悲……

总算,尔泰听完了所有的故事。

福伦和福晋看着尔泰,问道:“孩子,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塞娅呢?沒有和你回来吗?”

“別提这个贱人!我把她给休了!”尔泰怒道。

“休了?”

“是!这个贱人简直就是一个虐待狂!你们也看到过,她总是喜欢拿着条鞭子胡乱抽人。回到吐蕃,她更是如此。每天都用皮鞭抽打我!她说她是女王,让我为她舔脚、喝尿、吃屎、滴蜡烛、夹夹子、捆绑、抽打等等等等的手段折磨着我!我受不了了!(塞娅这种情节,就是现在小日本比较喜爱的SM。)”

“这样,你就休了她,回来了?”福伦问道。

尔泰点头说:“是。”

“唉!孩子!”福晋走了过来摇摇头说:“你到吐蕃,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去结亲近之好。怎么就这样回来了呢?”

“额娘!大不了我明天启奏皇上置我罪不就行了?我宁愿皇上的皮鞭打我!也不愿吐蕃塞娅的皮鞭打我!”

福伦见儿子心意已决,也就沒有什么话说了。

次日,早朝。

尔泰在大堂上叩见了皇上,并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沒有想到,皇上并沒有生气,反而安慰了尔泰一番,并说明天会写信给吐蕃去,说明情况。

退了朝,尔泰一直来到漱芳斋。

小燕子和紫薇见到尔泰当然的是高兴的啦!因为漱芳斋已经很久沒有男人给她们通通骚穴了,尔泰也沒有客气。当然,两个女人挑逗着尔泰,而且尔泰也很久在被虐待中生活,所以几个人干柴烈火,一点便着。

尔泰的皮肤黝黑黝黑的,很健康,而且也是十分的英俊而帅气的,浑身的肌肉上划着一道道皮鞭的印子,更加显得尔泰成熟了很多。

尔泰这时抱起紫薇,将自己粗黑的鸡巴轻轻的插进了紫薇的“金钱眼”里,并开始有规律的活动着。

“哦……啊……啊……哦……很久……沒有……这……这种感觉……了……哦……好像……尔康……又……好像……哦……永祺……啊啊……不……啊……哦……哦……原来……是……粗……鸡巴……的……尔泰……哦啊……穴……操烂……哦……”

小燕子来到尔泰的面前,将自己的“南天门”翻起,让尔泰为她舔。尔泰倒是很乐意这样做的,他一点一点的,将小燕子阴唇上所有的污垢都舔干凈,然后又将舌头一进一出的抽插起小燕子的穴来。

“……真……真的……哦……啊……好……美妙……哦……啊……啊……尔泰……你……本事……大……啊……哦……这……快乐……得……我要死了……鸡……巴……插……插……哦……”

三个人在床榻上幹了整整的一个晚上。尔泰把紫薇和小燕子的穴一遍又一遍的插来插去,弄的两个骚女丢了又丢。

这是两个骚女很久沒有嚐到的快乐,所以那晚,她们便认定以后将永远让尔泰操她们的骚穴;而尔泰呢,他也终于嚐到自己主动去幹女人的快乐了,所以他也认为以后应该和紫薇、小燕子一起天天杵洞呢!

可能真是老天爷开恩,沒有几天,皇上竟然将紫薇和小燕子赏给了尔泰做老婆。乐的尔泰眉开眼笑,真的是得意忘形了。

自此,漱芳斋又恢復了从前的淫乐,而且好像还更加的夸张了呢。好像尔泰把塞娅的虐待技术学到手开始虐待这两个骚女了呢……

听!皇宫里的漱芳斋又响起了淫男荡女的嬉笑声了呢……

(全文完)

完成于1999年8月12日